心理健康

主页 > 健康教育 > 心理健康 >

什么是心理弹性?


发布日期:2019-06-12 19:23:33     点击:

我们先假设每个人的人格都是一片土地,各种力量在其中运作。

 

 
 

当我们经历了某种重大事件时,必须划分出一片土地来去承担相应的情绪,划分出来的部分被称为“殖民地”(浅蓝色区域)。

 

 

当我们的人格受到“外族入侵”时,通常会激起两种反击表现:一种是奋起反抗,将入侵者赶回老家;另一种则是消灭入侵者或监禁入侵者,“若湿那豺狼来了,迎接它的有~哦~猎耶耶耶~枪”。
另一种情况,则是外来入侵者彻底融入殖民地,让本地带有鲜明的被殖民特色,最终融合成人格的一部分。我们有时候管它叫创伤。

 

因此当我们去观察经历过创伤的人,都会带有与创伤相关的特质,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而心理弹性,则是指人格抗击外族的能力,要么将它们赶出去,例如将情绪的能量转变成运动、吼歌、创作力;要么将它们留在本地消灭或监禁,例如自己安慰自己、逐渐淡忘此事。

 
 
 
 
 

契诃夫写过一篇小说《一个官员的死》,故事中小文员伊凡在戏院看戏时,打喷嚏不小心把唾沫星子喷到了前排的一个人身上。

 

伊凡发现那是高出自己很多级别的官员,心里怕极了,赶紧给对方道歉。高官接受了道歉,没责怪他什么,只表示自己要继续看戏。而伊凡的担心却没减轻,反而继续恳求对方的原谅,如是再三。这引起官员的反感,有些不耐烦的说“够了,让我看戏,别没完没了的”。伊凡看到对方面露凶相,内心更加担忧,但是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

翌日,伊凡专程去这位高官家里请罪,对方笑着宽慰他这么做是在“开玩笑”。而伊凡又反复地道歉、乞求原谅,官员受不了了,让他“滚出去”。伊凡沮丧的走回家,躺在床上···死了。

 

这篇小说在极短的篇幅内,把伊凡极度紧张、恐慌下的言行刻画的无比真切和可信,即使让主人公这么意外的“死了”,也显得合情合理(契诃夫真可谓短篇小说的一代宗师)。

 

这个故事的主旨可以理解为描绘低级官员在夹缝中求生存、卑鄙自贱的丑态;也可以理解为控诉俄国封建文官等级制度,对淳朴人性的摧残;还可以理解感慨命运对小人物的无情捉弄,人生无常等等。但是放在精神分析视角下,伊凡这个人物,撇开时代的风气、社会等级等外界因素的影响,他的悲剧又和自身性格中的“致命”弱点分不开。

 

以伊凡为例,当他打喷嚏,喷到高官身上时。他投射性地认为,对方会对他生气、乃至会惩罚自己,所以自己必须道歉。

 

而事实上,高官虽然有不满,但并不放在心上,更没有过多责怪他,反而明确地说,“我要看戏”。但官员的话,并没能打消伊凡内心的不安全感,他无法平静下来,焦虑状态下中,灾难性的联想驱使他再次把心中的敌意投射给了高官,幻想高官肯定要惩罚他,自己只有多道几次歉,才能抵消他刚才无意中的冒犯。但这种反复的道歉,事实上没有起到取得谅解的效果,反而因为多次打断高官的注意力、激惹起高官的反感。这时高官真的认同了伊凡投射出来的敌意,越发愤怒了。瞪了伊凡一眼,要求他马上“闭嘴”。伊凡的焦虑彻底爆发了,艰难忍受一晚的焦虑后,出于对于惩罚的恐惧。

 

第二天再次登门致歉。此时伊凡内心依然幻想着高官对自己的惩罚,仿佛只要高官接受了他的道歉,他就彻底解脱了。

 

但是这种强烈的不安感,让他忽略了高官事务的繁忙和接待其他客人的烦躁等现实情况,反而觉得高官是冲着自己发火的、是坚决不原谅他的。在一步步蹚回家时,伊凡已经完全沉浸于焦虑与恐惧的洪流中,猝死了。

 

 

心理弹性不可仅仅理解为“抗压能力”。因为抗压的方式有很多,并非每一种都是环保健康无副作用的。有时人们擅长压抑很多压力,并保持自己相对旺盛的工作能力,但这种纯粹压抑的方式将会让情绪在某一时刻集中爆发。另外有弹性并非意味着不体验情绪,不受情绪影响,而是在受到情绪压力后,一个人恢复的能力。单纯的抗压有可能是“弹韧”,还有可能是“坚硬”。

总结:心理弹性的内在表现:xx虐我千百遍,我待xx如初恋;外在表现: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